风堂

我不要命,我要浪漫。

【九辫论坛体】自家粉丝掐起来了?



🌟沙雕文学,非常沙雕,不要上升,不要当真。

🌟上联:梗源某圈,声势浩大。下联:一旦被撕,立刻道歉。横批:我怂。

⚠️砸挂警告。隔了这么久你们可能也不记得是什么瓜了,那太好了。


—————正文—————


【讨论】你更看重张云雷的作品还是为人?









1L 老张家的


个人认为喜欢一个人更重要的还是注重作品,作品优秀才能带领粉丝了解传统文化,当事人不过只能算是为弘扬传统文化尽一份微薄之力而已。



2L


不明白作品粉站着说话不腰疼装什么假清高??带领二奶奶是他本人的意愿,所以才有了作品,分清主次ok?


3L 二爷缺媳妇吗


你们整天拉踩有完没完啊,带我家二爷出场给出场费了吗你。我劝张云雷作品粉最好不要到处碰瓷,独立行走很难吗?


4L YYYYY


回复1L 老张家的:不要把贡献都归功于作品,没有小辫儿没日没夜的努力也不可能有优秀作品的,不要把当事人看太轻。



5L 二爷的御子


看看《毓贞》好吗亲亲~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6L 这瓜真香


有这时间不如给你家蒸煮多买两张专辑,糊的都快不要不要的了



7L


回复6L 这瓜真香:您管榜单前十叫糊??



8L


天天在这数着圈规的掰扯到处出警,您真以为您执法来了?


9L 今日作法


姐姐们不要吵,看不惯的请直接上升给蒸煮。



10L


我喜欢《探清水河》和《毓贞》才对小张老师爱屋及乌好吧?



11L


回复9L 今日作法:黑粉出门左拐作你的法去吧这儿有你屁事?



12L


就他下了台内老套作派搁谁谁受的住?



13L


楼上不要自我高潮好吧?说的好像你私底下跟我们张老师很熟一样。



14L


你家吃口鸡蛋好吃还去菜市场问问人家这个蛋是哪只鸡下的??



15L


不一样好吧?楼上什么共情理论?你出门走丢警察叔叔不问你妈是谁?(你才是鸡



16L


张老师的个人应援榜单投票哪一场不是我们角儿粉一把一把钱砸出来的?作品粉骄傲个什么劲


17L


楼上说话注意点哦,张老师的作品打榜没有作品粉投票花钱买专辑哪里有他现在的人气?



18L


作品不是他唱的?太平歌词不是他录的?作品粉前一秒夸唱的好听下一秒就骂张老师没情商的操作可不要太骚?没有张云雷哪儿来的《毓贞》?



19L


回复17L:什么叫没有作品粉买专辑就没有他现在的人气?留住粉丝的永远是他的为人,你搞清楚。



20L


角儿粉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张云雷自己的总体利益,要为大局考虑,作品粉永远只在乎成效而不看背后努力。叭叭叭说一大堆底下居然没人反驳?呵,就冲这个三观,作品粉永远不同意跟角儿粉成一家。



21L


哟呵?楼上不要太自信好不好?说的好像谁愿意跟你们作品粉成一家一样哎



22L


作品在我这里永远排在第一位,你圈何时才能明白我们只是喜欢作品才尊重张老师而已


23L


你看看他天天作的咸淡事儿,让作品粉怎么透过作品喜欢他?依靠八百米粉丝滤镜吗?



24L


作品粉没帮着张老师出过面说话就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好吧?



25L YYYYY


我觉得还是为人很重要啊,他的作品不也将他自己的性情暗含其中了吗?



26L


打起来打起来


27L


我觉得张老师人好作品也好呀,都支持不好吗(我不是杠精我就是小声bb有人骂我马上删dbq



28L


嚯,楼上亲友求生欲好强……



29L 九辫szd


回复27L:妈耶半天终于看见一个双担亲人粉了!!抱紧楼上姐妹不撒手❤️❤️❤️


30L 老张家的


回复25L YYYYY:倒也不全是这样,您这么说也表示他的为人处事还有待提升。



31L YYYYY


回复30L 老张家的: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他的为人和作品都很好的!是相辅相成的没有另当别论!



32L 老张家的


回复31L YYYYY:您这么捧张云雷他知道吗?



33L YYYYY


回复32L 老张家的:他知道啊!



33L


?????


34L


????????



35L 二爷的御子


????????????



36L 二爷的御子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37L 九辫szd


回复26L 二爷的御子:姐妹请大胆讲!!




38L


?????




39L 二爷的御子


你们看这个“YYYYY”这个ID名称以及说话的语气像不像yls?你们再看“老张家的”这个ID和气质像不像zls?




40L


!!!




41L 九辫szd


!!!!!!!




42L


!!!!!!!!!!!




43L


张老师杨老师说什么都对(磕头




44L 九辫szd


(楼上姐妹反应真快)二位老师说的对!




45L 二爷的御子


(二爷看看我!555你不能有了九郎的御子就不要我)我是不是…真相了??




46L


@老张家的 @YYYYY 二位老师不说话就是实锤了




47L YYYYY


@老张家的 对不起是我嘴快……




48L


?!!!!




49L 我嗑到真的了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




50L 老张家的


回复47L YYYYY:你连咱俩结婚都说了??!




51L 九辫szd


卧槽!?!!!两位老师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52L YYYYY


@老张家的 祖宗!我没说啊!!您可真是我祖宗……




53L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54L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55L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56L 二爷的御子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57L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58L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59L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60L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61L 九辫szd


@二爷的御子 姐妹歪得一手好楼啊




62L 九辫szd


两位老师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一马平川!!


63L YYYYY

谢谢大家!我代张老师谢谢大家了,祝大家天天开心!


——————END——————


其实这篇我当时就写了,(觉得太沙雕了)一直没写完,今晚忽然翻到了越看越沙雕就写完了(bushi)🤦‍♀️

大家乐呵乐呵得了不要当真~

我某圈真的没有意见!我就是砸个挂(我不是杠精我就是小声bb有人骂我马上删dbq

爱你们❤️✨wink~








文圈向来对抄袭零容忍。

就在这个圈子待了半年抄袭事件层出不穷,我就不明白了在这写文都是大家图个开心你抄袭了你高傲什么呢?

哪位太太写文是大风刮来现成的?

凭什么我的朋友辛辛苦苦写的文让你捡了便宜?

少说什么多少多少粉丝的太太网络暴力,人群永远向着正义,你怕被骂你别抄啊,你坦坦荡荡你怕什么?

犯错挨骂抄袭道歉,天经地义。

所以,马上,道歉。 @aretc 


风堂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云不散 

【群像】诗集



🌟原以为聚散离合才叫美,到头来柴米油盐都是诗。他们在我心里写下一句诗。

🌟不是整篇故事,每对都是一小段,每对之间的故事无关联,片段只与诗句有关联。

🌟温情提示:建议每段都先念默一遍诗句再看内容,不然…可能…转换太明显……

🌟请勿上升。


—————正文—————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高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郭德纲•于谦


“角儿,你尝尝这个。”于谦把一盏白瓷小碗糕推到郭德纲面前。


到了这个年纪,一切凡尘琐事好像都顺其自然的随了春风飘散,老两口也乐得清闲。平日里除了带徒弟的时候皱个眉头骂两句,其他的时间都已经从三四十年前的“学会生存”变成了“享受生活”。


郭德纲拿起瓷勺尝了一口,眯了眼睛笑言道:“哥哥您这一天天在这吃上可没少下功夫,养花遛鸟点心正餐,各不耽误。”


“嗐,您还说我呢,我最近可是见您又收了一把好扇子啊,大林昨儿不是给您送了盒好茶,不请我喝两盏?”谦大爷喝完了面前最后一口排骨虾仁汤,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


“您徒弟孝敬我的茶就甭惦记了,您也不像是好这口的人,赶明儿我掂两瓶好酒,让大林给您捎家去。”郭德纲边说边比划,两瓶好酒的身量比桌子都宽,逗笑了谦大爷也逗笑了自己,连站在一旁的服务生姑娘都扬了嘴角。




『一杯酒,问何似,身后名?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儿女古今情。』


高峰•栾云平


“平儿,我明明发了请柬给你的,昨天…怎的没来?”天桥剧场后台,高峰带了午饭给刚刚顺完词的栾云平。


“嗳,这不是最近拮据没钱随份子吗,恭喜恭喜啊。”栾云平把一打A4纸收进文件夹,两声道贺心不在焉。


旁人听不出,可是高峰不会听不出,这四个字里没有半分真心实意。


高峰笑了笑,心下了然,开玩笑地哄他:“媳妇儿嘛,哪天嫌弃我了就收拾行李给我打包扔出来了,可你不一样呀,咱俩可是要一辈子的。”


栾云平抬头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似是没料到高峰会说这样的话。最后一句,他说得格外郑重其事,好像成了一个誓言。


他缓过神来,嘴比脑子快:“瞎说什么呢高老板,新婚第一天说这个,老板娘知道还不得打你。”


他没喊嫂子,而是映着“高老板”的称呼喊了她“老板娘”,好像这样,就可以当作是台上的戏言,不必当真。


高峰熨着两个人的大褂,笑言道:“台上你替你老板娘打回来得了。”


是啊,是了,他差点忘了,他们也只是在台上一辈子啊。




『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


朱云峰•曹鹤阳


十年前的饼四,街边烧烤摊拼酒一杯一杯喊着闹着喝,谁撂倒了,谁就走路走回家。俩人家离得都是十几里地,劲儿上来了真能扶着墙走回家,谁拦都不好使。


而现在,一百多块钱的酸辣鱼好吃,十块钱一笼的小笼包子也好吃。俩人凑在一块儿,几瓶啤酒,怎么舒坦怎么来。


倒不是对生活没了激情,反而是更加懂得了怎么去热爱生活。他们的爱意藏在生活的每一个边边角角。


年少时总以为爱是刻骨的、周全的,是轰轰烈烈的。可见过了各种各样的爱之后,才知道爱也是狼狈的、粗糙的、漏洞百出的、平平淡淡的。


再汹涌澎湃的爱意也都趋向于细水长流,可无论如何,都不枉人间一回。




『行舟载酒少年游,红楼听雨忆平生。』


郭麒麟•阎鹤祥


郭麒麟从认识阎鹤祥开始,满打满算一共才跟他一起去过三个地方旅游。


第一个是乌镇西栅,水中倒映着散碎的灯火繁华。


第二个是杭州西湖,白雾围绕着两只依偎在一起的天鹅。


第三个是长白雪山,巍巍雪山和幽幽碧水赋予的神圣感颇为震撼。


阎鹤祥总是会细心给他讲每个风景的故事,比正儿八经的讲解多了很多偏门的小细节,生动有趣。


郭麒麟是很喜欢和阎鹤祥一起去旅行的。可是他作为少班主,身上有许多拿不掉的责任和担子,他没办法像他的哥哥一样能说走就走的寻找诗和远方。


少班主一直引以为傲,他的哥哥不仅读了万卷书,也行了万里路。


阎鹤祥揉了揉大林软软的头发,说这有什么,他可以把看到的万千美好风景都讲给他听,讲到苍苍暮年,讲到他走不动路为止。


“和哥哥风雨同舟是我八辈子的福气。”


“少爷,于我亦然。”




『何处倾心同归路,几曾勾指定今生。』


张云雷•杨九郎


喜欢是藏不住感情,它不像恨意,可以在记在心底酝酿发酵。喜欢,是克制不住的流光溢彩,在举动里、在眼神中,昭然若揭。


本来,张云雷是不相信世间真情的。他经历过大起大落,命悬一线,过早看淡了世态炎凉,所以他说,他不需要朋友。


可他没料到,无论是跌进怎样的深渊,身边总有杨九郎寸步不离的陪伴,让他为之动容、信任,毫无保留。于是他也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他:“我不需要朋友,除了杨九郎。”


他们可是交过杯、互换戒指、勾指定今生的人啊,他们是平行世界所有答案中最好的结局。




『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张九龄•王九龙


这几天公司安排王九龙接了杂志的拍摄,张九龄一个人去偏远山区学校做公益,给孩子们送些生活用品,以及给孩子们讲讲故事,打打快板。


今天是11月23号,张九龄来学校的第三天,他揉了揉眼睛,推门带着笑意进来,却被铺天盖地的稚嫩童声喊得一懵。


“祝张老师生日快乐!”


教室里所有的孩子拿出藏在课桌里的 一小束满天星汹涌着围在张九龄身边。


教室的后门被轻轻推开,王九龙穿着米白色的毛衣外套,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单手抱着一大捧玫瑰,三圈红玫瑰中间簇拥着一朵蓝色妖姬,点洒着莹润清透的水珠,像张九龄眼睛里浮动的泪。


张九龄回头撞进他的眼睛里,脑海里浮现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笑得比花好看。”


第二句是:“怎么跟求婚现场似的。”


他穿过欢呼雀跃的孩子们的喧然祝福,他看到他笑着说:“生日快乐,男朋友。”




『渭北春天树, 江东日暮云。』


孟鹤堂•周九良


周九良入科早,小小年纪身上就有那么点江湖气,特别讲义气,特别记恩情。


十几岁那会儿往那一站瘦瘦的还跟人叫板,好几次差点出事都是孟鹤堂把他护在身后。每次孟鹤堂的背影,周九良都记得。


所以小团子九良从那时起就想着自己有天也能保护他孟哥。


采访时恰到好处地给他孟哥兜底,有人说他孟哥哪里不好时急着去反驳,以及在微博明里暗里维护他孟哥,看似包袱爱翻不翻,实际上从没让他孟哥的话掉地上过。


台上哪句真哪句假不知道,但眼神骗不了人,藏不住。


爱人和亲人有区别吗?你看,没两样的。


漂泊江湖,身侧就是家。


一个孩子似的爱,大概就是毫无保留的偏袒吧。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谢金•李鹤东


要我说啊,高冷内敛的君王身畔呢,常常是有一个使得他喜笑颜开的妙人的,古今皆是。


就比如李鹤东身畔有谢金,分分钟上演一出《霸道总裁爱上我》。


他啊,应是他的《红颜劫》,是熙熙攘攘万千人群中的特殊存在,是人世轮回后的一眼万年。




『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尚九熙•何九华


应酬对尚九熙来讲,向来难以应付。乱七八糟的酒局里是心思各异的人打太极,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利益来回纠缠。


尚九熙出来的时候已经扶着电线杆子找不着北了,摸索出手机打开微信点进置顶,犹犹豫豫还是发出去三个字:“你在哪”


不到半分钟电话就打来了。


尚九熙半蹲在地上,看着亮了的屏幕按了免提接,“喂…你忙完了吗…我这结束了,你要是在家的话……用不用我带点什么东西回去?”


何九华好像正在抽烟,声音并不是很清晰,“我一会儿的机票去南京。”


尚九熙愣了一下,下意识想留,可还是理智先开了口,“哦…没事没事你去吧,我现在打的回家……常用的东西都在衣柜底下袋子里你直接放行李箱里就行……”


何九华叹了一口气,电话那头静了好一会儿。


“唉……我骗你的,你别打的了。我开车去接你。”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秦霄贤•孙九香


孙九香最珍惜的就是秦霄贤身上的少年气。别看整天被小姑娘们“老秦老秦”地喊着,实际上孩子心性着呢,带出去都要被家里大人含着歉意地交代两句“您多担待”。


可天下之大,非亲非故的,人凭什么担待呀?


所以,孙九香也心疼他的少年气。


所以,别人不担待我担待,别人不如你意我如你意,别人不爱你我爱你。


有人皱了皱眉说:“迟早是要见识人间险恶的。”


孙九香远远的看飞奔着跑去收拾大褂的秦霄贤,温柔了目光。


“那就再迟一点。”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德雲社。


—————————————


写这个的初衷就是那天背诗的时候忽然发现哪一句诗好像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哪对角儿。于是就有了这篇。

有些诗句的作者已经找不到了,有些的故事可能并不符合那句诗原作者的境遇。

比如堂良刚开始用的是“桃花气暖眼自醉,春诸日落梦相牵”,单拎出来温温柔柔,可实际上是杜甫于国难之时所作,怎么也与温柔联系不起来,所以换了先生的另一首《春日忆李白》的这句暮云春树。

龙龄那句是我的私心,出自苏盈老师的短篇《青梅引》,是我最爱的原创短篇故事。本来小哥俩我是想用“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的,两句都好,取舍半天还是用了苏盈老师的这句…

金东那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用在他俩身上毫无违和感,我甚至还脑补到了金大小姐争宠的样子(dbq…

✨那么,在你心里他们是哪一首诗呢?








我们的合志《满洞苔钱,买断风烟》💚

合志名字思前想后取了这个。

在微博机缘巧合认识了画手宵宵 @虎宵 ,她真的是超可爱超可爱的人🌟


与你们久别重逢,我很庆幸。❤️


你这头上都是草啊(看置顶):

刊名    《满洞苔钱   买断风烟》

预售信息

预售时间:10.1---10.7
发货时间:预售结束十五天内

周边赠送:每本三张相关cp卡贴(前三名十张)——你这头上都是草啊

每本都有书签或者明信片(二选一随机)——感谢虎宵老师授权 @虎宵

前十十封手写信—— @风堂(看一眼置顶)

前十十张染卡——你这头上都是草啊

前五:德云标志橡皮章—— @北争(看我置顶)

随机三人赠送杨九郎so cool杂志,带海报和小卡

作者  

你这头上都是草啊   
风堂   
肆柒  
荆酒.云中景书   
北争

封设    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校对    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排版    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宣图     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画手     虎宵

目录  

  @风堂(看一眼置顶)
绊生
我们如何赌上这一生·炽夏
日落后  黎明前

@肆柒
宝贝儿,A不等于是A
甜不辣
叛逆期

@你这头上都是草啊
长命百岁
锦绣
一拜天地
【光】●〖暗〗

@荆酒.云中景书
叛星
秦晋之好
星河滚烫

@北争(看我置顶)
温柔
为良
那些关乎云与雪的小事

——————————————————
满洞苔钱,买断风烟

请多关照🌟

你妈的


会还是三胖子会啊


还我眼泪555555

【瓶邪黑花】雨村日常——众人围观自己的电视剧



🌟又是一年817,这么快就第十四年了,今年的我依然没机会去他们故事开始和结束的地方看看,姐妹们替我带着问候去吧

🌟无论如何,初心不变,他们仍是我的白月光、朱砂痣、红玫瑰。

🌟好久没讲他们的故事了,ooc是必然的,cp向,你们凑合看,大817的我也不想挨骂您说是不是

🌟看文愉快~

—————正文—————



“胖子,你信号接好了没有啊?八百年不用一回电视,这个机顶盒能投屏吗?打开之后飘半天雪花了啊!小哥说他先回屋里躺一会儿弄好了再叫他……”


“闷油瓶化缘化来的西瓜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这是我托小花找人送上来的西瓜好不好?!”





这个化缘,说来话长。


你永远想象不到闷油瓶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能被砸多少支五颜六色的花;


以及不去刺儿的玫瑰;


更精彩的是还有一米九的壮汉羞涩地拿手绢挡着脸朝小哥砸西瓜的。


胖子偏头跟吴邪说悄悄话:“看看,万千少女少男收割机啊,天真学着点儿。”


“我看那哥们儿是想砸死这个凭着一张脸招摇撞骗的二愣子。”




那个西瓜,被小哥的黑金古刀切的整整齐齐分给了辛苦应援的雨村群众们。


胖子幽幽道:小黑金切的西瓜你们也敢吃……


吴邪拍了他一下:胖子闭嘴,哪儿都有你。





“听你提大花我想起来了,要不叫上他俩一块儿过来看?昨天我还看见他在朋友圈转发养生文章呢。”胖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边修电视边跟吴邪扯闲篇儿。


“就你天天在小花朋友圈底下拆台,他还没屏蔽你也是菩萨心肠了。”吴邪吃完手里的西瓜擦擦手。


胖子不乐意了,把工具一放,回头看着吴邪道,“哎我说天真,什么时候你在我面前能像在小哥面前表现的那么纯良?”


吴邪笑了,“当你和小哥一样人狠话不多的时候。”


吴邪拿过胖子撂在桌上的手机,“我给小花发个微信问问吧,要来他俩就一块儿过来了。”





此时此刻的解雨臣正在被繁忙的公务以及……黑瞎子缠身。


“花儿爷,这是上个月D仓那批货的所有去向。长沙那边的徐总……”来汇报工作的小同志看了一眼窝在沙发上面带微笑盯着他家老板看了半天的人,犹犹豫豫要不要往下说。


解雨臣瞟了一眼动作像极了哈士奇的黑瞎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道:“无妨,你继续说。”


“徐总想请您到长沙一聚,谈谈17号拍卖会的事。”


“徐老三什么时候还盯上拍卖会了?你跟他回我17号去……”


一声微信提醒打断了解雨臣的话,手机在黑瞎子面前的茶几上,他轻松解开指纹锁,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绿油油的通知——【儿子:“小花,你俩要不忙的话来雨村聚聚吗?”】


黑瞎子把手机放回桌子上,“你儿子说让咱去雨村关照一下留守儿童。”


解雨臣顿了顿,继续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你回给他,就说17号拍卖会我给秀秀负责了,霍家要是愿意分一杯羹给他那他就去吧。”





“好了好了!胖子你下来吧,能接上电视了。”吴邪冲着外面连信号的胖子喊道。


胖子从梯子的倒数第二格蹦下来,荡起一片尘土,“得嘞,天真你先别叫小哥起来了,咱俩去村口买点儿花生啤酒啥的……”


吴邪眯着眼睛指了指胖子身后,示意他回头。


“嚯!小哥你吓我一跳,是不是天真一嗓子给你喊醒了?也就他喊好使了。”


小哥冷静地拍拍胖子的肩膀,“辛苦了。”


和小哥待了这么多年,胖子和吴邪已经熟练地掌握了扩句的本领,刚刚那句的翻译大概是——辛苦你刚刚帮我照顾我这碎嘴子的媳妇儿。


“嗨,小哥你这么体谅我,你去村口买东西吧。”


小哥缓缓抬头看了一眼胖子。


胖子:“得嘞!我去我去,天真都给你留这儿!你俩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昂!”


吴邪笑骂:“滚犊子!”


胖子出去之后吴邪才笑得没那么放肆了,拍拍张起灵问道,“小哥,胖子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那儿啊?”


“张家愿意出十倍价格收购他店里的那口青铜鼎,需要我同意才行。”


吴邪深表认同:“果然有钱能使胖子拉磨啊……”





晚上6:30


“咱看哪一部啊?”吴邪翻着手机里的几个视频软件问胖子。


胖子盘腿往床上一坐,“看一个咱哥儿几个都出场的呗,那个叫什么……那个《盗墓笔记之秦岭神树》?来,欣赏一下你胖爷的英姿~”


张起灵坐在电视机正对着的床沿上,正襟危坐。小哥本来体温就比普通人低一点,夏天小哥的体温简直不能再舒适了。吴邪半倚在小哥身上,调出电视剧,电视和手机连的都是胖子的热点,投屏成功。


三罐啤酒刚打开,就听见门外一阵规规矩矩的敲门声。


吴邪“腾”就站起来了,是小花!!吴邪掀开帘子,黑瞎子从解雨臣身后探出头来,笑得狡黠,“徒弟,我跟花儿过来关照关照留守儿童~”


胖子在床上坐着都没挪地方,花生嚼得嘎嘣响,纠正黑瞎子:“是空巢老人好吗……天真,把屋里那俩小马扎掂出来放桌子边儿,不用一边儿一个,直接摆一块儿。”


“使唤不动小哥你就成使唤我吧。”吴邪把凳子摆好,给小两口作了个“请”的手势。


解雨臣抿嘴一笑,“胖子你现在行啊,我跟吴邪这么多年我都使唤不了他。”他抬手晃晃提着的两瓶包装精致的红酒,“有啤酒了这酒还喝吗?”


“该喝还得喝呀!不得给大花这个面子吗?”胖子终于精神了,上厨房拿杯子去了。





于是乎,电视机前,吴邪小哥胖子在床上排排坐,解雨臣黑瞎子坐在床前桌子一旁的小马扎上腻腻歪歪。……准确来说,是黑瞎子对着解雨臣腻腻歪歪。


电视机里放着吴邪投屏的《盗墓笔记之秦岭神树》,这架势,颇有一种纪检委审查工作的即视感。


胖子的嘴就没闲着,看着人家年轻演员感慨,“年轻就是资本啊,当年你胖爷也是一年轻帅气小伙子,过去那几年要是安安稳稳本本分分的,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儿闷声发大财了。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上了你们几个……”胖子端起啤酒灌了一口,“的贼船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胖子你断句敢再断得有歧义点儿吗?!”


“胖子你省省吧,你要是能好好做人你就不姓王了。”吴邪把解雨臣带来的鸡鸭鱼肉、山珍海味分到了几个盘子里,“不过你看啊,我觉得演我的这个演员还不错,正义感到还蛮强的。”


解雨臣推掉揽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瓶器打开了一瓶红酒,“这个气质可不对啊,当初经营吴山居的吴邪,可是个心路十八弯的奸商啊。”


“怎么说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啊。”吴邪反驳他。


“是啊,一盏天灯差点没把自己搭进去。不过你放心,账单我都替你记清楚了。”解雨臣一语制胜的本领这些年一点儿也没消减。


吴邪试图搪塞过去,“嗨,咱俩又不是亲兄弟,明算什么账啊……”


“乖乖,没看出来啊,从秦岭神树开始你跟老张就这么基了吗?”黑瞎子在电视剧里出场本来就少,于是观摩这一对儿的基情观摩得津津有味,cp粉头子实锤了。


“我去秦岭的时候没遇到吴邪。”这小两口一块儿欺负小天真,张起灵终于看不下去了,出声替吴邪解围。


“哟,张大爷,一提小天真你就起劲儿昂。”胖子晃了晃张起灵面前的那罐啤酒,“一口没喝啊?”


胖子忽然笑了,笑得不怀好意:“小哥……我记得你秃头的时候挺能喝的啊。”


吴邪眼疾手快一把按住蠢蠢欲动的小黑金,“小哥咱不计较啊不计较,要不我替你把胖子削秃?”


胖子白了他一眼:“个见色忘义的。”





“胖子,你找的红酒杯呢?”


“这不。”胖子把一摞白瓷碗往桌子上一放。


解雨臣无语,“打算端着碗吨吨吨吗?”


“老齐你去,我掂来的那个黑色箱子里是一套酒杯还有醒酒器,你去拿一下。”


“好嘞媳妇儿~”


“滚……”


“花儿爷讲究啊~”


“小花讲究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吗?”


“哎天真你说,咱几个能把小哥灌醉吗?”


吴邪和胖子小花交换了一个眼神,“来来来,今晚不把咱买的酒喝完不放你俩回去昂!”


他们三个没注意到的是,黑瞎子也给张起灵使了个眼色。





简言之,己亥年的8月17号,两位老大爷抱得美人归;孤寡老人王胖子喝的比谁都醉,独占了一整张大床美美地睡过去了。


—————END—————

这个end打上去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舍不得的感觉。

他们的故事从未完结,在我心里活的生动安然。

2019.08.17  08:17

祝所有那个世界和爱着那个世界的人,新年快乐。❤️

国图这场,

主持人是司仪。

台下姐妹们是伴娘。

后台的师兄弟们是嘉宾。


他俩穿着红大褂唱《赠吾兄》再搂个肩拥个抱或许还能牵个手


这是赤裸裸的官宣现场啊!!!


或许已经有姐妹准备好了两套西服递过去了。

玫瑰捧花今天得堆满整台。


我反正已经喊不动了,你们看着办吧

妈的,一个比一个会啊。


都给我听!!!!!

他们是彼此纠缠不清的劫数与执念



一些想说的话,给我爱的和我爱的。 @辰璟 



《花萼相辉尽》,我从最开始一直都在,它也是我唯一一篇从头追到尾的文。是这篇文让我与阿璟正式相识相知,我无比庆幸。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篇写军官伶人的故事可以有一个美好结局的,他们从一开始就定好了结局——儿女情长永远敌不过家国兴亡。


最可惜的,最让我心痛的就是花萼楼付之一炬,小张唱与九郎的《梅妃》,始于花萼楼,终于花萼楼。


我还记得我当时好怕好怕他们决裂,于是私心给他们写了一个挽回所有的结局。


我好希望九郎放下传宗接代的担子,安安稳稳地做陵城的英雄,做小张的英雄。


我好希望小张愿此身许家国,即便是不为中华崛起,也要为了与九郎共余生。


这段感情里,谁都不无辜。


谁都没有立场说自己是对的,谁都可恨,但这命里却满是苦涩,苦到心底。


世道不公,他们没能像龙龄那样过着安稳幸福的生活,他们也没能像堂良那样,虽惊险曲折,却风雨同舟。


最后四目相对那一眼,他们已经不是初相遇时仅仅相隔了台上台下的距离,而是整整一条命运的鸿沟,是广阔无垠的岁月,令所有人无能为力。




但没关系,无论后半生怎样动荡不安、怎样兵荒马乱,他们都是彼此的牵挂与念想。


爱不泯灭,一切都还来得及。

💛七月初七


 @辰璟 八百年不跟我这个便宜相公秀一回恩爱,我们俩的状态已经是老夫老妻式的没什么激情了(x


七夕快乐,祝你,祝我,祝我们✨